世界杯最前线:阿媒担忧阿根廷

  • A+
所属分类:足彩新闻
   中国人经常说“因祸得福“,即使到了俄罗斯,这话依然非常准确。
世界杯最前线:阿媒担忧阿根廷

阿根廷国家队

         格列兹曼?鸽列兹曼!
  
  在距离自己的世界杯首战还有4天的时候,法国队在莫斯科郊外的训练基地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和公开训练课。虽说法国队是本次世界杯毫无疑问的大热门,但是似乎大家关注的重点似乎并不在球队的身上,因为有一个人一直在“抢占“着法国队新闻的头条。
  这个人就是格列兹曼。
  关于格列兹曼的传闻从西甲还没结束,一直传到了俄罗斯世界杯。马竞头牌屡屡表示,将在“世界杯开始之前“宣布自己的决定,而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也被认为广泛认为是格列兹曼的”D Day”——所有媒体都希望抢上这片奥马哈海滩。
  不过当我们驱车来到这个酷似中国北方农村的莫斯科郊外小城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由于临时的变动,新闻发布会居然不在这里开了!取而代之的是莫斯科市中心的一家酒店。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和身旁哥伦比亚Caracol电台的女记者对视一眼,我问:“您知道该去哪里吗?”女记者:“我也不知道“,随后就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由于距离新闻发布会开始只有不到15分钟,经过一番商量,我们最终决定暂时留守训练基地,等待法国的训练课开始。而当我们拿着门票进入训练场的时候,手机上的推送忽然嗡嗡作响。我一看,乐了:格列兹曼在新闻发布会上把所有人都给鸽了:今天不是宣布的日子,对不住了各位。
  这时我立刻转头对着身后的哥伦比亚女记者喊到:“女士,格列兹曼啥也没说。”大家做了一个摊手的动作:这一下鸽了我们所有人,一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What are you 说啥呢?”
  由于格列兹曼临时鸽了所有人,在训练基地的记者们如同要拿年终奖一样,个个斗志昂扬:因祸得福,自己这里反而成为可能的焦点。
  现场的长枪短炮都在等待着法国队的大巴,而除去新浪体育,以及我上文提到的哥伦比亚Caracol电视台,现场剩下的基本就是俄罗斯和法国来的同行。
  我们“抓“来一个Radio France的记者,希望从他嘴里看看能不能撬出点儿关于格列兹曼的消息,不过老兄只是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要是我知道我会说的“。
  格列兹曼暂时没有宣布未来,反而也让现场的大家们都轻松了不少,只要不聊格列兹曼,大家都可以做朋友。于是我也找到别的记者谈谈别的,阿根廷TyC电视台的记者Hernan发现我会说阿根廷味儿的西语,很主动地跟我攀谈,我俩也聊起了关于马斯切拉诺的话题,老哥对于马斯切拉诺的状态也颇为堪忧,但是仍然表示“他打了四次世界杯,经验上还是没有人能够比过他的。”
  不过也很尴尬的是,当我向他询问关于比格利亚的问题时,他竟然没听出来我说的是谁:“你说啥?”我只能告诉他“AC米兰的中场”,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并告诉我用阿根廷西语怎么发音。
  西班牙本土口音害死人啊……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终于等来了法国队的大巴,虽然下着小雨,但是法国队的球员们似乎都很轻松,而刚刚鸽了大家的格列兹曼也看上去非常开心,不时地和身边的拉米开玩笑。
  坐在媒体机位旁边地法国球迷这个时候开始高唱《马赛曲》,一个20几岁地黑人小伙子举着写有法语“第12人“的旗子,而另一个北非裔的小伙子则一会儿领唱歌曲,一会儿带着法国球迷高喊口号,比如”谁不跳谁不是法国人“。

  场边的球迷们穿着各种款式和年代的法国球衣,不过最常见的还是格列兹曼和博格巴。我身边坐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阿拉伯球迷,带着他的儿子,小朋友拿着一张纸,上面写到:“登贝莱,你能把球衣给我吗?“
  因为格列兹曼的原因,法国队的训练反而缺少了看点,经过一番商议,我们在拍完该拍的之后就决定离开。
  不过当我们坐上回去的车时,手机上的推送又响了:姆巴佩因伤退出训练。
  我心里一嘀咕:完了,又要漏新闻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天天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